《圣诞信息》带着属灵洞察力:重返两千年前圣诞现场

◎吴献章(中华福音神学院教牧博士暨宣教博士主任)

经文:弥迦书五章2节;马太福音二章6节

英国文学家切斯特顿(Chesterton)曾指出,二十世纪不懂得圣诞节的意义:「我们为圣诞老人把礼物放在袜子裏高兴,却不为神把脚放在袜子裏感恩。」

不过从福音书来看,第一世纪的人可能更不懂圣诞节的意义。到伯利恆迎接万王之王的,并不是帝王将相,就连知道弥赛亚降生处的圣殿宗教领袖(弥迦书五章2节),明知大牧人要降临(马太福音二章5-6节),却不曾前往现场朝圣。反而是远从东方来的博士,千里迢迢来马槽朝拜。这之间最大的差别,在于后者有着前者所没有的眼光─看见了「伯利恆之星」!本文将配戴东方博士看见雅各之星的眼光,邀你一起重返二千年前的圣诞现场。

看清真相需要有属灵洞察力

1.别具洞察力,看到视力所看不见的真相
从四百年前的克卜勒、伽利略,到当今David W. Hughes等天文学家,当然没有机会亲临那独特的圣诞现场,却很想模拟那晚的实况,好给马太福音的记载做合理解释。但他们所推算以为是「伯利恆之星」的,若不是与耶稣降生的年代兜不拢(哈雷慧星显现于主前12年),就是被提议的行星合聚或爆炸的超新星,绝无「伯利恆之星」能停在星空的神奇(马太福音二章9节)。

其实,这应验巴兰之歌最高峰的雅各之星(民数记廿四章17节),与红海和约旦河的分开、耶稣在海面行走,同样都是上帝涉入自然界的神蹟。仅具视力的科学家,只能看见自然界的表象,但被上帝感动的东方博士,却能看见视力所看不见的真相!没有洞察力的圣殿宗教领袖,更不能有分于这圣诞现场!想认识这位掌控时空的上帝,必须先有谦卑的心(如东方博士),领受上帝赐与的洞察力,才看得见科学家所看不见的真相和真理─马槽中的婴孩乃上帝独生子!

2.追寻白白救恩的历程其实是要付代价
让一些爱国华人基督徒难堪的是,这几位千里迢迢而来的东方博士,并非从中国来(其实,整本圣经并没有出现华人,包括以赛亚书四十九章12节的「秦国」),华人信徒不应紧抱民族情结的眼光读圣经,而是要怀着神国度的洞察力,来看这几位东方博士(更準确的翻译是占星师),如何代表外邦人因着光来就近圣城,冒着生命危险、跋山涉水地来寻访弥赛亚。

怀道成肉身之身孕的马利亚,自从承担上帝託付她「代理孕母」的任务(路加福音一章26-38节),也要付代价。

他们经历了婚姻压力:未婚夫可能休了她(马太福音一章19节);社会压力:未婚怀孕可能被石头打死(申命记廿二章21节);生产压力:伯利恆旅店客满,只能将耶稣生在马槽(路加福音二章7节);政治压力:希律王要杀圣婴一家三口;经济压力:连羊羔都献不起的穷约瑟(路加福音二章24节),紧急往埃及逃难时难免阮囊羞涩。

跟从主的,不论是东方博士、马利亚或你我,都有代价要付!

目光定睛于上帝就不会出错

3.信仰走入歧途的主因是转移定睛对象
德国哲学家叔本华,认为基督教演变自佛教,受犹太教修饰而完整;这主张与圣经的记载完全相反。代表外邦人来就光的东方博士(以赛亚书六十章3节),是因着伯利恆之星来寻找犹太人的「王」。当然,东方博士若认真地定睛跟随伯利恆之星到底,就不会路过耶路撒冷去问希律王那不该问的问题:「那生下来作犹太人之王在哪裏?」(马太福音二章2节)这一问牵动了一系列残忍的凶杀案!

希律王是位伟大建筑师,他建了第二圣殿、壮观的希律堡、该撒利亚港和俯观死海的Masada城堡;更是一个残酷、猜忌的暴君,怀疑妻子和儿子们会威胁自己的王权而处死他们,还因嫉妒自己四个朋友曾对死去妻子有非分之想,也处死了他们。

难怪罗马皇帝奥古斯都说:「成为希律王家的猪,比成为希律王家的人幸福多了。」他敢杀大祭司,伯利恆两岁以下的男婴当然不放过(马太福音二章16-18节),对于非亲非故的东方博士,更可以手起刀落,毫不犹豫!东方博士不自觉地惹来杀身之祸,全因临近圣城时缺乏洞察力,将眼光从伯利恆之星转向人间政治棋盘,遂一脚踩进古代中东最複杂的政治雷区!

4.决定人生安全感的并非地位而是眼光
当希律王从东方博士听见除了自己以外,竟还有另一位犹太人之王的骇人传闻,就心裏不安;而他想杀这威胁他王位者的司马昭之心,连耶城的路人皆知,因此「合城的人也都不安」(马太福音二章3节),知道凶杀事件一触即发。诡异的是,地位崇高的希律「王」(连彼拉多都不过被封为巡抚而已),他心中的安全感竟然被远方不知名的东方博士,所说的一句话剧烈摇撼,遂触动他杀人心魔!

原来地位愈高的人,安全感往往愈低。被保镖层层包围的人间君王(或如出游时总备有两部相同车乘的秦始皇,还预备兵马俑,以防死后被报仇、鞭尸,真是死不瞑目),其安全感竟然「好像林中的树被风吹动一样」(以赛亚书七章2节)。没有上帝为倚靠、没有戴着上帝眼光的君王,心中的安全感总是随着民调起舞(如在节期打着释放耶稣或巴拉巴牌的彼拉多),非得下台或死后,才能领悟一切都是虚空!

卑微的人因光照而尊贵

5.历史背后其实是上帝在星空下的故事
为了避免走到「王见王是死棋」的局面,流着以东人血统的希律王,不熟悉旧约经典,遂招齐了祭司长和民间文士,问他们基督当生在何处,从而得知七百多年前的弥迦书,已经记载着的伯利恆。

从弥迦的预言到罗马帝国,期间经历了巴比伦、波斯、希腊等,上帝的预言没有被大江东去的人间历史所淹没或掩埋。约瑟和马利亚在拿撒勒待产,谁知罗马皇帝下诏,叫天下人民都回乡报名上册,约瑟带着大腹便便的马利亚回伯利恆(路加福音二章1节),弥迦书的预言遂神奇地应验!历史果然是上帝的故事(History is His story),人间帝国的施政计画,竟然是上帝预言成就的推手,「历史成为上帝(儿子)出生的子宫」(潘霍华语)!

为要应验巴兰的预言(民数记廿四章17节),上帝让伯利恆之星吸引东方博士从伊朗来,最后停在伯利恆,凸显出时间和空间都在上帝手中,历史背后其实是上帝在星空下的故事─没有属神眼光的人(包括科学家和历史学家)是看不见的!

6.被上帝光照,卑微的也会成为尊贵
请睁大眼睛来看,弥迦书记载「伯利恆的以法他啊,你在犹大诸城中为小」(弥迦书五章2节),但是马太却说:「犹大地的伯利恆啊,你在犹大诸城中并不是最小的。」伯利恆城地位从七百年前的「最小」,摇身一变成为「并不是最小的」,全因身兼君王和大牧者耶稣,光临这卑微城市(马太福音二章6节)!原来,被上帝光照的人、城市、邦国,无论如何卑微也会成尊贵。

人难免有大小眼,孟子以「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」为乐,但更胜一筹的耶稣,却专找加利利的渔夫,后来个个都成为初代教会的使徒,可见耶稣也是最优秀的教育学家!

人间宗教往往将残障视为上辈子作孽使然,但上帝却让盲人如芬妮(Fanny Crosby),作出九千首圣诗,其中许多仍是信徒敬拜的最爱!天生没有四肢的力克‧胡哲(Nick Vujicic)还是享誉国际、感染力极强的布道家!难怪宣道会创始人宣信博士(A. B. Simpson)说:「上帝不找伟大的人,祂找卑微的人见证祂的伟大。」眼光超卓的人,就会看懂保罗所说:「我们有这宝贝放在瓦器裏,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神,不是出于我们。」(哥林多后书四章7节)

7.受困境逼迫时,从耶稣婴孩可看见上帝
东方博士像闯进巴勒斯坦诡谲丛林的兔子,更糟的是他们还不知身陷险境,看不透那口裏说:「你们去仔细寻访那小孩子,寻到了就来报信,我也好去拜他。」的希律王(马太福音二章8节),心里其实是「我好去杀他」!

幸好东方博士只要继续定睛伯利恆之星的引导,到耶稣婴孩前下拜,就可以安全,因为这婴孩可不是凡人哦,上帝「早已立他为承受万有的,也曾藉着他创造诸世界。他是上帝荣耀所发的光辉,是上帝本体的真像,常用他权能的命令托住万有。」(希伯来书一章2b-3节)「他是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像,是首生的,在一切被造的以先。因为万有都是靠他造的,无论是天上的,地上的;能看见的,不能看见的;或是有位的,主治的,执政的,掌权的;一概都是藉着他造的,又是为他造的。他在万有之先;万有也靠他而立。」(歌罗西书一章15-17节)

路德就这幺说:「连宇宙都容不下的耶稣,却睡在马利亚怀裏。耶稣取了婴孩的形像,却独自支撑整个宇宙万物的运转。」因此,当你遭受任何困境逼迫时,记得将眼光投注耶稣婴孩,透过祂,你就可以看见上帝(约翰福音十四章9节),找到道路、真理、生命和保护!

信心能看见更宝贵的事

8.信仰的障碍往往成了逆转胜的垫脚石
在伯利恆之星引导下,东方博士「进了房子,看见小孩子和他母亲马利亚,就俯伏拜那小孩子,揭开宝盒,拿黄金、乳香、没药为礼物献给他。」敬拜后,他们若返圣城回报希律王,必死无疑!但危急存亡之际,「博士因为在梦中被主指示不要回去见希律,就从别的路回本地去了。」(马太福音二章11-12节)好险!上帝藉着梦干涉东方博士的行程,四两拨千斤地救拔他们脱离希律的刀,被「牧养我以色列民」的耶稣所牧养(马太福音二章6节),安然脱离第一世纪的中东风暴!

这是马太福音前两章所记载的第二个梦,其余五次都是给约瑟的。第一个梦,上帝引导约瑟,保护那承受种种压力的马利亚,安然往伯利恆生下小孩(马太福音一章20-25节);第三个梦,上帝引导他去埃及,脱离希律王的谋杀(马太福音二章13-15节);第四、五个梦则指示他从埃及带回耶稣到拿撒勒(马太福音二章19-23节)。

这时,想谋杀耶稣的希律王死了(马太福音二章20节),耶稣安全地返回圣地,正如斯多亚派哲学家、尼禄皇帝的导师兼顾问塞内加所说:「战胜者被战败者所打败。」这「信仰的障碍往往成了逆转胜的垫脚石」的真理,早有马克思呼应:「谁逼迫教会,谁就帮上帝的忙。」

9.信心相信看不到的赏赐
有上帝眼光的人,梦境会成真,无论是东方博士或马利亚。马利亚正陷入可能被约瑟休了的困境,说时迟那时快,上帝迅即涉入约瑟梦中,约瑟二话不说,醒来后就遵着主使者的吩咐,把妻子娶过来(马太福音一章24节)。马利亚的婚姻、社会、生产、政治警报解除,但逃往埃及成为政治犯的盘缠怎幺筹凑?看官请留心!这也与伯利恆之星有关。

原来,「暗暗地召了博士来,细问那星是甚幺时候出现」的希律王(马太福音二章7节),盘算出他们的旅程,为保住自己王位,选择宁可错杀、多杀也不能漏杀的原则,遂将伯利恆两岁以下的男孩杀了(马太福音二章16节)!

马利亚单单顺服上帝,成为神儿子出生的代理孕母,意外被捲入希律王和东方博士间牵扯的阴谋案。约瑟还来不及预备逃往埃及去的路费前约半年,那位掌管时空的以色列牧者,已经透过不知名的东方博士,以黄金、乳香、没药呈献!因此,成为祂儿女的,不论景况如何,只要记住「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,是未见之事的确据」(希伯来书十一章1节),就可以继续靠着上帝所开启的眼光前行!

圣诞节并非仅是收送礼物的日子,更是到马槽前屈膝,敬拜、感恩、奉献的日子,因为这位圣婴:「既从天而降为人,基督过尽了卑微。母亲并非皇后,被包在马槽而非金床上,并非被养在金主家,而是工人卑微的住家。所选的门徒,并非辩论家、哲学家或君王,而是渔夫和税吏,过着俭朴的生活。没有拥有过一间房子,没穿过高贵衣服,没享受过贵重食物,他乃由他人供应、羞辱、藐视、赶逐、追逐。因着他的超然独一,却透过如此卑微,好将人的虚空践踏在脚下。」(君士坦丁堡主教屈梭多模)

你可能喜欢的: